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 亭

筑一间亭,默默地观月,赏雪,听风,沐雨,静静地把心安放在美丽的文字间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 而今尝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只道天凉好个秋!

生产(二)  

2018-07-03 11:06:20|  分类: 家有孔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生产(二)

1991年9月26日。
早上7点,护士来为我做术前准备,备皮,消毒……我内心害怕的要命,但表面上装的很平静。刘应该也是。

八点进手术室前,母亲,姐姐妹妹,嫂子,都来了,他们纷纷鼓励我。手术室门口,我躺在带滑轮的床上,向他们微笑:“放心吧,我一点都不怕。”

躺在手术台上,刘医生再一次用手摸了胎位:“胎位好像正了,那可就白挨这一刀了。”孩子头太大了,有经验的科主任,都摸不准了。

我平静的躺在那儿,眼前搭了块白布,头侧是位男麻醉医生,两只手臂,一边输液体一边量血压。白布那边医生和护士们,谈笑风生,聊着毫不相干的,天气之类的闲话,大概这样的手术于她们来说,只是很平常的小手术而已吧.麻醉医生,也偶然和我聊两句工作之类的。刘医生问我,疼不疼?我说不疼。

“胎位还是不正!”这是刘医生的声音。
不多会儿,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像是瓶口软木塞拔出的声音。随后听到
刘医生感叹:“是男孩!这xx哥家的老娇儿生了个老娇孙!”
”这孩子怎么不哭呢。”
紧接着,随“啪,啪!”两声拍击,
“哇……”孩子爆发出了响亮的哭声!

我闭着眼睛,静静的躺着,心头好一阵轻松,孩子,妈妈终于把你平平安安带到这个世界了!

刘医生问我头侧的麻醉师:她睡着了吗?
一一一般剖腹产妇此时会在麻药的作用下入睡,可我没有。我非常清醒。

停了一小会,我眼前的白布被掀开,刘医生抱了孩子到我眼前:快看看吧,好一个大胖小子,十斤呢!

我睁开眼,眼前是粉红色的婴儿,白白胖胖,干干净净。(孩子满月后,我们到学校去住,永霞姐一个劲的夸:书上说婴儿是粉红色的,我只见过这一例,你看都满月了,还是白里透红,胳膊藕节似的一节一节!)

医生抱开孩子的一刹那,我看到了自己,右胯骨下的一道血流痕迹一一是我的血吗?我一点都不疼,所以就不敢相信了。

随后,我听到了外间,护士对门外的说话声:是xxx家属吗?男孩,9:25出生,体重十斤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